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历史文化

历史文化

  物理学院院史

一、建系初期(1952-1956) 

  物理系成立于1951年。1952年,全国院校大调整,原津沽大学工学院与北洋大学合并组建天津大学;商学院并入南开大学;原天津教师进修学院并入津沽大学师范学院在津沽大学原址组建了河北大学的前身--天津师范学院。建院伊始即成立了数理系,杨从仁教授任系主任。一年之后(1953年)数理系分成两个系,物理系宣告正式成立,由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张崇年先生出任第一任系主任(张先生任系主任一直到1970年学校搬迁到保定为止)。当时教师有马沣、金希圣、刘式藩、殷学谦(兼任系秘书)、姜国渭、潘友于、谢天鹤等12人。到1954年,教职工增加到24人(一部分从四川大学、湖南大学、江苏师院等院校毕业分配来校,一部分为本校毕业生留校)。到1956年,教职工增至51人,其中教授3人,讲师8人,教员3人,助教21人,实验员4人,系务员、绘图员、资料员、助理员各1人,工人7人。系秘书为焦秀芳。物理系党支部于1956年9月建立,支部书记为殷学谦,焦秀芳为专职副书记。1953年建系时在校学生为 42人,到1956年在校学生人数为 82人。从1953年建系开始,物理系还招收了2年制专科学生,到文革前共招收了5届,224人。 

二、反右始末(1957年) 

  1957年,全党开展整风运动,发动群众向党提批评建议。广大教师和同学响应号召,积极参加大鸣大放。但是,在随后开展的反右派斗争中,一批知识分子,爱国人士和党内干部被错划为"右派分子",造成了不幸的后果。到反右斗争结束时,物理系有4名教师(刘式藩、方兆圭、李观元、姚淑洲)被划为右派,另有冯家文等10名同学也被划为右派(物理系当时在校生为210人,右派占学生总数的4.76%)。当时的物理系党支部因为反右斗争不力,也受到了相应的处理:支部书记殷学谦因为"犯了比较严重的政治右倾丧失立场错误"受到党内警告处分;专职副书记焦秀芳被定为阶级异己分子并开除党籍。20年之后的1978年,上述右派(包括教师和同学)全部平反,因之受到处分的殷学谦、焦秀芳、等也同时平反。 

三、跃进波澜(1958-1960) 

1958年7月1日,天津师范学院改名为天津师范大学。1958年4月,物理系成立党总支,杨克为第一任总支书记,副书记为葛淑英(当时物理系有党员25人)。系行政秘书为黄文超。韩懿芳一度担任系副主任(1959--1960)。     

当年全国掀起大跃进高潮,高教战线也搞的轰轰烈烈。三月份学校党委公布了"关于红专的规划方案",全校开展了一场"红专大辩论"。五月份开展教学改革运动,提出的口号是:"鼓足干劲,力争上游,解放思想,提高觉悟,大胆揭发,深入批判,改进教学,提高质量。拔掉白旗,插上红旗,破除对资产阶级学术的迷信,树立无产阶级新学风。"中央明确提出了"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在当时的潮流下,学校还于十月二十二日在礼堂举行了"天津师大人民公社"成立大会。     

七月份,学校提出了教学科研改革方案,在教改运动中课程设置突出生产劳动课,在时间比例上采用"一三八制":即学生在一年中学习(包括政治和业务两部分)八个月,劳动生产三个月,放假一个月(包括寒暑假)。在大跃进的高潮中,物理系师生自力更生,土法上马,自己动手建造了一台"电子静电加速器",并修建了高14米,墙厚1米的专用实验室。这台加速器能量大于2.5兆电子伏,总输出功率近300W,当时轰动一时,曾于1958年派代表(徐适生)参加了全国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在教改高潮中,强调以典型产品带教学,当时的物理系热工课曾经到汽车修理厂进行现场教学。     

在大跃进高潮中,学校还制定了增设研究生班的初步规划,其中物理研究生班设普通物理专业,计划招生五人,修业年限为2年。后来物理系实际招收研究生8名,这批研究生并未读完,于1959年按进修生结业离校。     1959年8月,学校开始反右倾学习整风运动,在师生中围绕总路线、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市场形势和教育革命五个问题展开大辩论,开展了向党交心运动。这一年物理系成立了8个教研室:普通物理教研室(主任金希圣)、普通物理实验教研室(主任宋维光)、无线电教研室(主任樊明伟)、理论物理教研室(主任汪正凡)、原子核教研室(主任姜国渭)、光学教研室(主任高婴齐)、固体物理教研室(主任张崇年)、教学法教研室(主任潘友于)。     

1960年7月1日,天津师范大学改名为河北大学,是我省惟一的综合性大学,学制也改为5年。其时物理系设立了四个本科专业:①光学专业、②固体物理专业、③无线电物理专业、④原子核物理专业。这一年扩大招生,强调阶级路线,物理系60级共招生205人,时称"大肚子班"。后来提出要"泻肚子",到1965年毕业时该年级因退学、留级、休学等原因只剩下139人。在文革期间,此事被说成是十七年修正主义教育路线迫害工农子弟的典型例证。     

1960年正值反右倾后期,学校的指导方针为"巩固提高反右倾学习成果,在总路线光辉照耀下,争取教育事业上的持续大跃进"。该年10月制定的"1961-1965发展规划"中,曾规划了成立"物理一系"和"物理二系"。其中物理一系设置原子核、工程物理和放射化学等三个专业,计划到1965年三个专业在校生达到850人;物理二系设置物理、无线电物理和固体物理三个专业,到1965年三个专业在校生达1200人。该年还制定了"1960-1962年物理系招收研究生计划",高婴齐、张崇年等8位导师计划到1962年共招收60名研究生,这一计划并未施行.物理系"中级物理实验教研室"于1960年成立,徐允贵先生任主任。 该年三月物理系三年级同学曾热情地为阶级弟兄输血;该年四月天津火车站南货场失火,物理系师生前去救火,不少同学中毒、受伤;这两件事当时都被称赞为"奏响了一曲共产主义的凯歌"。     

1960年下半年国民经济发生困难,开始贯彻艰苦奋斗、节粮度荒的方针。学校因无煤暖气停供,在学生中开始强调"劳逸结合",学校处于半停课状态。 

四、早春气象(1961-1963) 

经过五七年反右、五八年大跃进、五九年反右倾和六○年经济困难之后,1961年6月,为了落实中央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贯彻落实"高教六十条",学校开展了思想政治整风运动。此运动的中心是尊重知识分子,发挥知识分子作用,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学校工作也因此出现新局面,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提高教学质量和改进工作一时成为学校工作的重心,这一阶段被广大教师称为"知识分子的春天"。     

在1963年物理系的工作要点中,明确提出了"加强对教学工作的领导,加强教学计划性,努力提高教学质量,大力培养提高师资水平,积极开展科学研究,做好专门组建设工作"的详尽、务实的实施方案,并明确提出了要"保证教师六分之五的业务活动时间"和规定"讲师以上的教师每年完成一篇科研论文"的要求。在1963年的河北大学科学讨论会上,物理系有徐允贵、瞿建邦、张崇年、翟冬青、石最坚、郭雅生、袁照房、李佩琏、马沣、高全生、张淑良、谢锦源、吴振球、王凤鸣、樊明伟和吴恒显等二十余位教师宣读了自己的科研论文。     为了加强师资队伍建设,1963年,河北大学还从中国科学院系统引进了一批人才,物理系引进了吴振球、梁家昌、朱自熙、孟宪域等业务骨干充实师资力量。这一年物理系教职工达到88人,其中教学人员72人(教授3人、副教授2人、讲师16人、助教51人),党政干部4人,行政人员3人,教辅人员9人。其时孙仲阶为总支副书记,殷学谦为系主任助理,系秘书由焦秀芳担任,办公室副主任为张振球,团总支书记为黄文超。     

据1962年统计,物理系仪器设备价值达1105041.58元,其中一类仪器1621件,价值1084819.58元;二类仪器1409件,价值20223元。 

五、山雨欲来(1964-1966) 

早在1962年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就出现了过分强调阶级斗争的倾向。毛泽东同志把社会主义社会中一定范围中存在的阶级斗争扩大化、绝对化,发展了他在1957年反右派斗争以后提出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的观点,进一步断言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资产阶级都将存在并企图复辟,党内有修正主义分子。于是,就采取了一系列反修、防修的战略措施。包括提出革命接班人五条标准,在城乡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组织大学生下连当兵等。1965年三月到五月,继文科学生下连当兵之后,学校又安排物理系二年级80余人在青年教师王英民、刘万州的带领下分赴静海县唐官屯和沧县驻军某部插班,同解放军官兵同吃、同住、同学习、同训练。回校不久天津市民园体育场召开的全市大型集会上,由河北大学物理系民兵组成的方队持枪进入会场,步伐整齐、号声震天,整个会场欢声雷动,当天的《河北日报》对此做了图片报道。参加农村社教运动是在1966年初,当时除一、二年级外,高年级学生和相当一批干部教师都去盐山县参加运动,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一个多月后才返回学校。     

这一年(1964)物理系作为城市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试点,开展了所谓"百日教改"运动,以批判所谓修正主义教育路线为中心,斗争矛头开始指向物理系党政领导(总支书记杨克、团总支书记黄文超和办公室副主任张振球)和党内的业务骨干(殷学谦、姜国渭、汪正凡)。 过分强调阶级斗争的倾向在教育战线也有明显反映。当时招生强调阶级路线,"非劳动人民"家庭出身或有海外关系的考生,即使学习成绩优异也很难考取重点院校或保密专业。学校抽出相当的时间对学生进行阶级斗争教育,多次去天津三条石阶级教育展览馆参观。为了强调阶级斗争和政治思想工作,1964年高等学校开始设专职辅导员,河北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的李书堂成为物理系第一任专职辅导员。在社会的大气候下,学校中的阶级斗争的弦也是越绷越紧,似乎一场两大阶级较量的急风暴雨即将来临。 

六.文革初期(1966-1970) 

1965年11月10日,《文汇报》刊登了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揭开了十年浩劫的序幕。但当时绝大多数师生并没有对这篇文章特别注意。因为他们根本无法了解江青、张春桥在这篇文章背后的种种阴谋活动,更不可能了解毛泽东同志通过批吴晗来揭北京市委盖子进而解决中央存在的所谓资产阶级司令部这样的政治意图,故多将此举视为一般的文艺批评活动。     

1966年4月16日,《北京日报》用了三个版面批判邓拓的《燕山夜话》和邓拓、吴晗、廖沫沙的《三家村札记》。其来势之猛使人们觉察到它不同于一般的文艺批评,似乎又要搞类似批判胡风反革命集团那样的大动作了。广大师生只是根据上级布置参加学习讨论、组织批判等,对其真实含义并不清楚。     

1966年4月18日,《解放军报》发表题为《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积极参加 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的文章,至此人们才意识到又要搞大运动了。当时物理系紧跟形势,层层发动,鼓励人们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地积极参加文化革命。此时学校还保持着正常的教学秩序,石最坚老师领导的二年级学生下厂实践活动仍在照常进行。     1966年6月1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全文播送了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宋硕、陆平、彭佩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当天,《人民日报》还发表了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这两篇文章象两颗重磅炸弹炸昏了人们的头脑,很快将人们引入了长达十年的浩劫之中。当时有些课刚结束,正准备期末考试 ,第二天物理系就有十几名同学找到学校党委,要求停课搞文化革命,很快各系都停了课。当时校党委对运动还有绝对的领导权,曾派两名得力干部进驻物理系学生宿舍了解情况、掌握动态。学生中揭露的各种所谓牛鬼蛇神的大字报挂满了各个教室(当时提出内外有别,大字报不许贴在室外)。主要矛头先是在学生内部,很快又波及到教师中的所谓反动学术权威,物理系主任张崇年和青年教师李佩琏等受到冲击。在学校范围内,则是在校党委领导下批判副校长戴树仁和宋史专家漆侠等。后来北京大学法律系来了七个学生,指责校党委舍车保帅只打死老虎,把矛头指向校党委和书记李泽民。由于对校党委的不同看法,群众之间你争我辩情绪激昂,有时彻夜不眠,局部武斗时有发生。群众很快分化为两大派,对立斗争多年不熄。由于河北大学在天津分为马场道和六里台两个校区,两派群众各居一方,校内直接大型武斗才基本上没有发生。随着"斗、批、改"的深入,我系许多干部教师和学生受到冲击:总支书记杨克和黄文超、张振球三同志被打成资产阶级当权派,张崇年、高婴齐等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青年教师刘家桐、李佩琏、薛洪兴等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还有所谓"国民党残渣余孽"、"反党小集团"等不一而足。据不完全统计,文革中 明确处理过的教工达23人,学生十多人。     

原定半年的文化革命搞了一年多还没个眉目,而且全国大乱、武斗升级,多数群众对文革中的冲冲杀杀开始感到厌倦,实际上的逍遥派越来越多。人们纷纷利用各种合法的或不太合法的方式避开当时的斗争旋涡而寻求解脱。有的在宿舍里念书焊电路,有的自发组织起来带上午饭下工厂劳动。物理系部分师生还组织了"无线电专业委员会",硬是把一大批学生拉到实验室学习电路和下厂实习。还有不少人加入步行长征串联的队伍。后来学校又组织了北上遵化、蓟县教改小分队和南下沙河斗批改工作队以及赴天津钢厂教改小分队等。尽管这一切受当时政治环境影响不可能不打上左的印记,但也说明了广大群众对那种你争我斗的局面不感兴趣了,是对文革的一种消极抵抗。     1968年军工宣队开进我校,河北大学于同年成立了革命委员会。物理系先后由田国庆和鲁干等担任领导工作,直到1970年迁校保定为止。 

七、文革后期(1970-1978) 

1970年7月,六九、七○届毕业生开始分配,留校的同学组成"学生连",并参加9月份开始的"一打三反"运动。该年10月26日,河北大学根据上级指示开始由天津迁往保定,12月底搬迁基本完成。 物理系搬至保定后,受当时流行的"电子中心、激光万能"说法的影响,分为两个系:由原物理系无线电专业和固体物理专业组建成无线电电子学系,物理系的原子核专业和光学专业组成现代光学系。时间不久现代光学系名称取消,重新改为物理系。     

搬迁到保定后,大学开始从工农兵中招生。1970年12月5日,物理系首批工农兵学员30人入学,以后又陆续招收了五届(七二级32人、七三级36人、七四级31人、七五级30人、七六级52人)。前五届工农兵学员均为光学专业,七六级则分为光学与物理两个专业。     1971年6月2日,4800部队军宣队进驻我校接替原1591部队军宣队。8月16日,保定604厂工宣队也进驻我校接替邢台水泵厂工宣队。1973年3月13日,根据上级指示军、工宣队撤离河北大学。1974年2月14日,保定604厂工宣队再次开进河北大学,直至1977年12月3日最后撤出。     

搬迁到保定后,物理系领导为李保生(实际主要是军、工宣队负责),1972年底李保生调往唐山矿冶学院,改由原河北省委干部何建辉和杨惠清负责。1976年初,杨惠清调出,徐景智接替杨担任物理系总支副书记。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物理系班子调整,原军体教研室主任何汉孙于1978年1月接替何建辉担任总支书记,原物理系主任助理殷学谦(分家时分到电子系)调到物理系任系主任。1978年,物理系重新组建了七个教研室:光学专业教研室主任吴振球、孔凤翔;物理专业教研室主任陈衡;普通物理教研室主任金希圣;无线电教研室主任范本浚;数学外语教研室主任郭豫敏;中级物理实验教研室主任瞿建邦、范韵言;理论物理教研室主任汪正凡。这一年,为了提高青年教师的业务水平,除在校内组织补课进修外,还派出部分青年教师到南开大学进修。学校的教学与科研开始步入正轨。     

1978年12月,河北大学召开落实政策大会,为158位在文革中被错误批斗的同志平反并恢复名誉。其中涉及到物理系的有:杨克、黄文超、张振球(三人曾被诬为杨黄张反党集团);李佩琏(诬为现行反革命分子);郭雅生(曾被错误地做为反革命分子批斗);马沣(诬为反动学术权威);高婴齐(诬为反动学术权威);刘宇钧(诬为历史反革命);强春生(诬为反对工人阶级领导);马全喜(诬为反对工人阶级领导)。在同一次大会上,还宣布了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原物理系教师刘家桐(因污为反革命罪被判刑)无罪释放的决定。     1977年,中央决定高等学校恢复入学考试制度,被物理系录取的首届同学56人于1978年3月12日进入物理系学习。     

在粉碎"四人帮"之际,物理系科研工作也有了起色。在1976年河北省革命委员会教育局下发的通知中,物理系有8项科研课题被列为重点项目(当时全校只有10项):6328AHe-Ne激光器;红外接收器件;二氧化碳激光扫描仪;激光瓦斯报警器;激光手术刀;红外自动导向座车;激光育种;小功率红外光源研究。其中前六项被河北省科委列入1976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1978年,河北大学对科研工作先进集体和个人以及优秀项目进行表彰,物理系电致发光科研组和静电科研组两个集体,吴振球、时琴声、杨秀文、李新华、朱自熙和瞿建邦等六位个人以及"激光器研制与应用"和"保定造纸厂技术革新"两个项目均受到表彰。     

来保之前,物理系教职工总数达到102人,到保定分为两个系之后,物理系留有教职工49人(其中教授1人,副教授1人,讲师10人,助教27人,实验员3人,行政管理人员4人,资料员3人)。后来,一部分教师调回天津,一部分教师从校外调入,六九、七○届等一批毕业生留校工作,加之来保后又从保定地区招收了一批工人,到1975年8月份统计,全系有教职工89人(其中教授1人,副教授1人,讲师9人,教员1人,助教52人,教辅2人,工人14人,系务员1人,资料员2人,政工干部6人)。     

1978年,全国部分高等学校开始招收研究生,物理系组成了以吴振球先生为首的导师组组织招生工作。物理系首批录取的硕士研究生五人(傅广生、张存善、刘洪庆、朱昌等)于1978年正式入学。1981年,全国首批申报研究生学位点,物理系申报的光学专业硕士点被批准(此次河北大学仅批准了两个硕士点),这不仅使物理系的研究生教育走向正轨,也为物理系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契机。 

八、三中全会以后(1979-1999)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标志着我国高教事业的发展进入一个新阶段。1979年3月,物理系正式成立了以吴振球副教授为主任的激光研究室(1982年3月吴振球先生逝世后,由我系自己培养的第一届硕士毕业生傅广生担任该室主任)。该室从成立之日起就成为物理系科研工作的龙头和研究生培养基地,并以此为依托,组建了光学与材料物理省级重点学科(1994年),申报了光学工程一级学科博士点(1998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以及等离子体物理学硕士点(2000年经河北省学位委员会批准)。     

恢复高考制度之后,本科招生专业仍然为光学和物理两个专业。到1988年光学专业改为应用物理专业。该年物理系又申报了一个本科专业:应用光学专业,该专业获批准后,当时并未招生,到1995年才开始招收应用光学专业的本科生。1998年全国专业目录调整之后,应用光学专业又改名为光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     

八十年代初期,鉴于实验技术人员青黄不接,物理系于1983年开始招收"实验技术"专业专科学生。招了四届之后,教辅人员趋于饱和,遂从1987年开始又改为招收"应用物理技术"专业专科学生,该专业一共招了八届。至此物理系合计招收专科学生十二届共计364人。     在本、专科教学中,物理系广大教师深入开展教学研究,教书育人,取得了丰硕成果。物理系的《电磁学》课程被评为河北大学名牌科;《高等数学》和《量子力学》课程被评为河北大学一级课。物理系先后有三人获得省级优秀教学成果奖(郭豫敏、傅广生、谢苏龄)。谢苏龄教授敬业爱岗,潜心研究教学规律,曾担任国家教委理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教书育人之中,深受同学好评。河北大学为其组织的教学成果展览曾专门接待了全省各高校校长和教务处长组成的参观团。     

在物理系的毕业生中出现了很多优秀的人才,如郄秀书同学毕业后考入中国科学院攻读硕士、博士研究生后因工作成绩突出,被授予中国科学院"十佳"杰出青年,获得了中国科学院院长特别奖,2000年3月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全国巾帼英雄表彰大会上,郄秀书同学被授予全国巾帼英雄并做为三名发言代表之一,在大会上介绍了自己的先进事迹。尉长江同学在国外做访问学者期间所从事的研究工作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研究论文多次发表在世界权威学术刊物上,他的工作受到了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好评。     

物理系的科学研究工作在三中全会以后得到了迅速地发展,我系教师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和才智在科学研究领域做出了许多优秀的成绩。吴振球、朱自熙先生参加了1978年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我系固体发光研究室的科研项目获得了全国科学大会奖。1979年吴振球先生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国际激光会议,他所主持的研究项目"超小型氦氖激光指示器"的研究成果在大会上的使用引起了强大的反响,与会各国专家给予了较高的评价,《河北日报》对此进行了报道。此项目还荣获了北京军区科研成果三等奖。     

九十年代以后,在市场经济的新形式下,高校科研开始向国民经济发展中的实际应用倾斜。徐景智同志经过十余年潜心研究并主持开发的"物理肥料"研究课题在推广应用中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该项成果曾被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和省级多种新闻媒体报道。     

从三中全会以后到一九九九年,物理系共承担了各种科研课题80项。其中纵向科研课题34项(国家级科研课题2项,省级科研课题11项),横向和自选科研课题46项。在所承担的各类课题中有4项获省部级奖励;14项科学研究成果通过省级以上鉴定;5项成果获得国家专利。在这二十年里,物理系教师在诸如《Physical Review》、《Appl.Phys.Lett.》、《Chem.Phys.Lett.》、《Atomic and Molecular Physics》、《中国科学》、《物理学报》、《中国激光》、《半导体学报》等国内外著名期刊上发表科研论文800余篇。     

自1978年招收研究生以来,物理系共培养41名硕士学位研究生,与中国科学院联合培养2名博士研究生。这些毕业生在各个工作岗位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其中我系的首届硕士毕业生傅广生同志在光与材料相互作用方面做出了突出的成绩,现为中国物理学会理事、中国物理学会光物理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光学学会基础光学专业委员会委员,曾获"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硕士学位获得者"光荣称号和"霍英东青年教师奖"等多种荣誉。截止到2000年9月物理系共有在校研究生50人(其中光学工程专业博士生4人,光学工程专业硕士生6人,光学专业硕士生40人)。     

1978年物理系恢复教研室建制时,普通物理课程的课堂教学和实验教学都划为普通物理教研室管理。19XX年,鉴于普通物理实验的教学任务面向全校,教学内容的深度和广度都有所增加,遂将普通物理实验教学部分从普通物理教研室分离出来,正式成立普通物理实验教研室。19XX年,学校统一将外语教学任务划归公共外语教研室承担,原数外教研室改为数学教研室。1998年,因数学教研室主任孟宪礼调出物理系,又将数学教研室与理论物理教研室合并成立理物数学教研室。河北大学搬迁到保定以后,物理系成立了场致发光研究室(主任为朱自熙),1985年,该研究室从物理系分离出去,成为学校直属研究室。后来,物理系又成立了静电研究室(主任为瞿建邦),该研究室后来成为学校直属的静电研究所。     

1978年,高等学校恢复职称评定工作,文革期间积累的大量职称问题逐步得到解决。到1983年职称评定工作暂时冻结时为止,物理系教师的职称结构已基本趋于合理。其时物理系教职工总数为115人,其中教师编制的72人中,有教授1人,副教授8人,讲师27人,助教36人。截止到1999年,物理系教职工总数为68人,其中教学科研编制的44人(教授6人,研究员1人,副教授23人,副研究员1人,讲师9人,助教4人);实验技术人员17人(高级实验师4人,工程师1人,实验师8人,助理实验师1人,实验员3人);党政干部2人(内有1人为副教授职称);工人4人;资料员(馆员)1人。     

八十年代以后,物理系陆续聘请了国内外一些知名学者来系讲学或担任兼职教授。他们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斯坦菲尔德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霍裕平教授、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徐积仁教授、中科院半导体所王启明院士、南开大学母国光院士、中国工程院邹竞院士等。

注:本院史形成于河北大学八十年校庆之际,为院史编写组利用暑假期间集体完成。执笔人:薛国良。


河北保定五四东路180号 河北大学 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 071002 Copyright @2016 http://wlxy.hbu.edu.cn/
College of Physics Science & Technology ,Hebei University